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栏目统战春秋统战史话浏览文章
追忆民革市委主委马大英
来源:大连统一战线 发布时间:2018/6/1 9:51:53

马大英,男,1910出生,经济学家,东北财经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大连市政协五至七届副主席。民革中央委员,民革辽宁省委副主委,民革大连市委第一、二届委员会主委,第三届委员会顾问,民革东北财经大学支部主委。

艰难求学路

马大英于1910年11月1日出生在原直隶省延庆永宁镇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商人家,同胞五人中最小。正值辛亥前夕,战乱连绵,家境维艰。九岁始上学,老师夸他才思敏捷,专心致学,必成大器,四年内靠跳级毕业于永宁完小。

13岁的马大英由兄长带到张家口考入同盟会人创办的实业中学。因成绩居前三名,靠奖学金生存。1924年读初二时由校董张子光、校长张励生介绍加入刚改组的中国国民党。

1928年适逢北伐军到张家口,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在该市招1名学员,马大英在29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苦于无盘缠,靠攀货车,骑圆木,风餐露宿去南京报到。

翌年该校改称中央政治学校,始入经济系,旋即转入财政系金融组,因对孙中山钱币革命感兴趣,课余将《阿根廷的不兑现纸币》翻译成中文。在“1•28”抗战学校组织学生在开封避战火期间,利用空余时间搜集宋代财政资料5-6万字卡片。

弃官而治学

1933年1月,马大英毕业后任豫鄂皖三省总司令部金融救济处罗田县佐导员,5月间向农村放贷后别无他事,便利用闲暇走访农户,对土地占有实况及农民生活、农业经济现状进行了解,实地感受农民的穷苦生活,从而深感“平均地权”的重要性。

1933年末被派往江阴县任会计主任,监督县财政及时交税。他响应财政厅号召,用半年业余时间算出税收淡旺月指数,当看到(英)《经济统计学》时,轻而易举便得出结果,深感“读书可贵”,自此养成读书嗜好。因他认真监督县长舞弊,难以继任,初知“宦途可畏,廉政路艰”。

1935年6月调任宜兴县财政科长。上任伊始就整理地籍,将猾吏顾桐孙抄家抵偿所欠税负,并将县里田赋征收改为自投柜及银行代收法。但在控制收支时,贪腐、失职导致“寅吃卯粮”情况屡屡发生,使他难以应对。凶狠的渔霸给他寄来带有子弹的威胁信,马大英又不忍心向“泥腿子”等社会底层勒索,加上不愿与县长同流合污、坐地分赃,只得辞职回省城,厅长说他“方而不圆”“不懂政治”。1935年6月又把他安顿到镇江市省农民银行当稽核员,他发现金融界同样腐败。

他应友人之邀于8月远走酒泉,任甘肃省专员公署科长。他自知难适应官场生存,便把精力放到酒泉中央政治学校甘肃分校兼职英语教学上。他决定“隐于学”,通过母校恩师推荐,回母校研究院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

走学术研究之路

1937年3月,任研究部助理研究员,研究国家预算,翌年2月于内迁途中升任研究员。1939年所著《县财政建设》由研究部出版,1940年起开讲《国家预算》反应极佳,名声大振,1941年又加开《财政学》课程,承担研究、教学双重职责。

抗战时内地物资匮乏,教员清贫,同事多弃学为官,马大英甘守清贫还资助学生,只得增添兼职。自1942-1945年兼任《新政治》月刊、《政治季刊》编辑,并在《财政评论》《政衡》《大公报》《时事新报》《中央日报》投稿近90篇160万字。还兼任财政部《田赋会要》编委,编著《田赋会要》下册,1944年由正中书局印行,同期还出版《中国财政收支系统论》。

1946年1月,他调到中央政治学校本部任副教授,加开《地方财政》课,著有《县财政建设》。当年6月,举校回迁南京,同年8月,破格升迁为教授,任教务副主任,致力专研学术,把阐述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储蓄、消费及投资》英译中。

1947年7月,45万字力作《中国财务行政论》被旧教育部审定为大学教材,由国立编译馆出版,该书被财政界评价为风采超卓。又著《经济平等论》探索土地、资本所有制和利用,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各民族平等及国际经济关系,1949年6月在兰州成稿,解放后交学校审阅,不幸在十年动乱中付诸一炬。1942-1947年是他论著第一个丰产期。1947年8月,学校更名国立中央政治大学,马大英任教至1949年4月。

1946年11月,国民党利用马大英声望,“选举”他为伪国大代表,参与修宪,至1948年3月卸任。但他不属于核心官员,未当上“ 立法委员”。

迎接全新生活

1949年,马大英不了解共产党政策,正犹豫去向,表舅焦树藩“你到台湾去吃什么?”一句话,把他留在了大陆。为避战火,飞往兰州探亲,又迁酒泉,酒泉解放,回兰州岳母家,遇内堂兄康世恩,引荐一野政治部主任甘泗淇,自11月安排参加市军管会交际处学习组至1950年末,经组织介绍1951年3月转到北京,在华北革大政治研究院学习至年末结业。他克服经济困难,认真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树立马克思主义财政史观,搜集财政史卡片20万字。

1951年12月,他分配去沈阳,任东北计划统计学院副教授。翌年12月随院并入东北财经学院任副教授兼财政教研室副主任。当时学院照搬苏联教材,因翻译水平低,错误百出,马大英决意学好俄文,自此掌握英、日、俄三种文字,还翻译了(苏)《新技术的经济效果》11万字。

1955年肃反运动中如实交代了解放前工作经历和政治活动,结论为一般政治历史问题,他决心跟共产党走!1956年由邹明初等人介绍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为民革党员。同年11月任东北财经学院图书馆副馆长。

1958年2月,因极“左”思潮日盛,到昌图劳动两年,使风湿症复发。1959年学院迁大连,缘于师资匮乏,将马大英抽调回校继任副教授。他讲课时而声音洪亮,慷慨激昂,时而神采飞扬,妙趣横生,学生无不全神贯注。他不就史讲史,能结合现实分析,教学生“以史为鉴”。让学生实地调研,并做好辅导,既教书又育人,不愧一代宗师。

学校计划1963年开设《资产阶级财政理论批判》,1964年开《国家预算》课,但既无师资又无教材,马大英主动请缨,编写21万字《资产阶级财政、经济思想批判》讲义和47万字《中国国家预算》教材,学界予以高度评价。又译(苏)《帝国主义总危机时期资产阶级财政、金融及货币思想》(美)《财政政策与经济稳定》(英)《财政学研究》《国库管理》80万字。

1965年10月到翌年3月,他去北京搜集我国近百年财政史料,获84万字卡片,写成《中国近百年盐税史》手稿。文革开始后,马大英教授下乡劳动,外部环境的变化仍然没有影响他对学术的坚韧追求,1969年写出《荀况的经济与财政思想》。1973年,完成《汉代财政史》初稿。1975年邓小平复出,马大英得以回校,奉命编著《法家与儒家财政思想斗争史料》。随后辽财在苏联经研组基础上组建经济研究所,他被安排在所里搜集、翻译外文资料。

盛世续新篇

粉碎四人帮后拨乱反正。1978年8月,马大英被任命为民革旅大支部领导小组负责人,是年他再度被辽财评为院先进工作者。

财政部1979年夏在辽财办国际税收训练班,他赶印60年代所译《财政学研究》介绍凯恩斯思想,又组织日语组连夜赶译《现代财政学》,使训练班办得很成功。是年11月,马大英作为辽宁代表参加民革全国五大。1980年2月省民革六大,当选为五届省委委员、省对台工作委副主任,4月当选为民革旅大支部四届主委。同年8月市政协五届二次全会上增补为副主席,同时被增补为市人大常委。

他致力参政,将《汉代财政史》脱稿出版,获市社科联“优秀专著一等奖”。《荀况的经济与财政思想》《王莽的王田制及其为人》《诸葛亮经济财政思想》等专著相继出版。

1980-1983年,辽财经研所由他指导和审定,译(日)《经营管理手册》《管理工作效率的考核与指标》等书籍78万字。对校内及社会上素昧平生的求教者,均耐心指点,被誉为“活字典”。自译(英)《社会主义价格理论与价格政策》等五本书。

1981年马大英为旅大市政协作《关于国民经济调整问题》专题演讲。3月13日旅大市改称大连市,5月6日在大连市政协五届三次全会上,他作《对国民经济调整的一些想法》发言,至今仍有参考价值。为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在大连日报发表《浅谈中山先生经济思想》。在此期间民革支部发展迅速,1981年11月召开第一次全体党员大会,马大英做工作报告,并被选为第一届市委主委。1982年政协提案《财政的困境与出路》,获省财政学会优秀论文一等奖。发表《财政正解》《城市财政建制的若干设想》等论文。是年7月,马大英发表《合则对国家有利 分则必伤民族之气 希望蒋经国先生三思》公开声明,以促进祖国统一。1983年4月,他继任市政协六届副主席,7月出席民革中央六大。

民革市委出《简报》,创中山业校,办《学前教育》,建下乡医疗队,著书立说,建言献策,加强对台、海外联络,成绩卓著。1984年4月省民革七大,马大英当选为省委副主委,并任省政协常委。同年6月民革大连第二次全体党员大会,马大英主委做工作报告,并连任二届主委。

回校后勤奋工作十年如一日,他重社会调查,教导研究生“勤远略,攻核心”,要写“信史”。学术上不论资排辈,提倡“有理压倒爷”,服从真理。

他曾作完成整部中国财政史的宏伟计划,认为财经院校教材应彻底更新,建立崭新的经济和财经理论。受财政部委托1986年完成《中国财政历史资料选编》(宋辽金部分)200万字,同时著成《中国财政史》(宋辽金部分),并为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编写《试论〈中国财政史〉的研究方法》教材。1987年马老为东财大(辽财更名)编著《中国财政史纲要》付印。在此期间著有《简论税收的本质及其分配原则》《切实掌握好固定资产投资 振兴辽宁 服务全国》《论经管管理部》《我对孙中山先生钱币革命的理解》《支出经济学导论》《国防财政与国防经济》一批有价值的论文。

马老因劳累健康每况日下,脑血栓导致几乎失明,1986年3月只得住院治疗。5月23日辽财经研所中共支部会同意接纳他成为中共党员,毕锡祯等市委领导对高龄入党的马老深表关切。马老表示要呕心沥血搞科研,誓把余生献人民。

出院后不顾视力低下,审定30万字《欧美财政思想史》日译本。得知青年研究员正确建言受冷落,他上传至中共中央书记处,得到国家领导人关注。1987年10月,马老带病接待了曾接受香港日军投降、来自美国的潘华国将军。

1988年1月,市政协七届一次全会,马老连任第七届副主席,同年在民革市委党代会上主动辞去主委职务,成为名誉主委,任省民革七届顾问、中央监委委员。自1983年至去世,连年是东财大先进工作者,1989年获全国老有所为精英奖。

1991年8月29日,他走完81个春秋人生,市四大班子领导均来吊唁。一副挽联对他一生作出了高度评价:

财经学者,民革领导,致力国共合作四十年,未臻统一难瞑目

民主耆宿,建设先锋,团结男女党员二百余,后继革命有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