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栏目统战春秋统战史话浏览文章
从润滑油大王到敢于碰硬的 人大代表何大川
来源:《大连统一战线》 发布时间:2018/9/3 13:43:11

何大川,女,1938年7月出生,大重集团润滑厂原厂长,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九届民革中央委员,第九届民革辽宁省委会副主委,第五届民革大连市委会主委。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七岁时,母亲去世。家里穷困潦倒、债台高筑,一病不起的父亲把大妹和弟弟送到乡下外婆家,小妹满月不久就送人了,何大川被送到大户人家当丫头。她常年衣衫褴褛,食不果腹,夜以继日劳作,晚上纺棉花到太太睡着了才可以休息,还时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有次午饭时上汤,小姐不小心碰翻汤盘,汤溅在小姐衣襟上,太太不问青红皂白,痛打了她一顿。在这样艰苦的岁月里,稍有时间,她就去附近小学打猪草,她被朗朗的读书声吸引,课间,她怯生生地走进教室,小心翼翼地摸着黑板和书。先生走过来,把着她的手在一张纸上写“何大川”三个字。她兴奋地高高举着纸,放声喊着 “何大川!”在猪圈板子上、下人睡屋里、灶坑边上、院子里的泥地上,到处画着“何大川”。老爷知道后说:“小丫头也想读书?翻天了!给我往死里打!”他叫人狠狠毒打了她!

解放了,12岁的何大川回到父亲身边。她读书的念头愈加强烈,刻苦自学,成绩优异,通过跳级,小学读三年,初中读两年。到了选择考高中还是中专的时候了,因为中专吃饭不要钱,继母不同意她读高中。就这样,她满载遗憾,就读中专机械专业。

儿时的不幸遭遇,造就了她坚韧不拔、愈挫愈奋的性格。

润滑油大王是怎样炼成的

1959年4月,何大川毕业分配到大连重机厂设备科机修车间。刚上班,恰逢厂里组织上山植树。她便扛起扁担和水桶担水上山。很多男同志都是两人抬一桶水,她却独自担了满满一担水,一溜烟地上了山。大家山上山下若干来回,浑身是汗,很快树植完了。休息片刻准备下山时,冷风袭来,她穿的太过单薄,不料竟头晕目眩,昏了过去。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被裹得严严实实,被工友们抬着,在去医院的路上。她被感动地热泪盈眶,同志们见状关切地安慰她,自小尝尽苦楚的她,远离家乡,举目无亲,如今被同志们这样关心爱护着,怎能不感动地落泪呢? 

同志们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温暖,她争分夺秒地学习,勤奋工作,以此作为回报。进厂第一年,考录大连理工大学夜大部机械系,毕业后研读两年化工专业,取得本科学位。七年寒窗,工作学习两不误。每天来不及在食堂吃饭,冷饼子和咸菜疙瘩就是她的晚饭。她从不叫苦,她深知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一年夏天,暴雨倾泻,车间下水道堵了,车间积水二尺多深,设备被淹,大家齐心合力抢险。她主动承担了最重的排水任务。女工委员看到她光着脚丫,裤腿卷到大腿根,浑身上下被泥水浸湿,心疼地说:“看你哪像个大姑娘?车间里尽是铁屑,你光脚就不怕扎到?”她的脚果真在流血!虽然身上发冷,可女工委员的话却温暖了她的心。

她转正为机修工段的技术员,老工段长郝世德手把手教她画图,做工艺设计。她还利用业余时间,和工段的革新能手刘汉章老师傅一起,设计制造了一台压泵机和一台倒角机。刘师傅把自己多年的经验技术毫无保留的教给她,直到有一天刘师傅的病情恶化突然去世。她跪在刘师傅的灵前悲痛欲绝,她更加下定决心,要做他那样勇于创新的人。

尽管她背井离乡来到大连工作,但她的家庭仍然在影响她的命运。继母嫁到何家,陪嫁几亩土地,“四清”时期给她家补了一个“漏划地主”成份。由于家庭出身不好,她从技术部门被下放到润滑油库劳动,这是阶级斗争为纲时期对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何大川的处罚,却也是她改变命运的一个机遇。

在破旧的小油库里,何大川每天早来晚走,帮助师傅们打水、扫地、刷饭盒、洗工作服。师傅们喜欢这个勤劳能干、任劳任怨的南方姑娘,给了她父母般的爱、姐妹般的情。她和十几个工友每天捡破布,洗破布,送废油,清洁车间润滑设备。在清理下水道、清扫地沟的时候,她发现了厚厚的一层废油!在用“洋油”的时代,每一滴油都非常宝贵,有时候甚至熬榆树皮当润滑油用。机器锈迹斑斑,可废油只能白白倒掉,很是浪费,她忽然心生一念——有没有一种办法让废油再生呢?由此,她开始研究废油的再生利用这一国家级难题。

何大川去书店、图书馆找资料,到石油化工厂、高等院校向有经验的工程师、教授请教,到处寻找可以用作试验的厂房和设备,利用业余时间反复试验。经过三年努力,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她成功了,废油利用再生工艺通过了有关部门的鉴定,很快在全国推广,前来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为我国工矿企业的废油再生利用开辟了一条新路。

中央召开全国表彰大会对“废油再生项目”进行表彰,大重集团派根红苗正的人到北京领奖。许多人认为别人顶替何大川去领奖不公平,何大川却无所谓,依然干劲十足!

但是,因为父亲是“臭老九”,出身不好,工作干得再好也没用,“阶级斗争”对她毫不留情。1970年,何大川全家被下放到辽宁省复县永宁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在那里,她迷上了农业。她开垦荒地,拾狗粪,春天播种,丰收时城里的朋友都来采摘!春节前夕,生产队分下来的南方小白猪容易冻死,其他人都不想饲养。队长为了还猪钱,用她的工资先抵债,并把饲养小猪的任务交给她。她用儿子尿垫给每个猪宝宝做了棉背心、开裆裤,她教猪娃子上厕所大小便,几头猪都长到三百多斤,她请大家狠劲地吃猪肉!

她技术高超,修水泵、拖拉机是她的专长;她心地善良,帮村民看病,村民都叫她村医;她博闻强识,来听她讲知识、讲故事的村民络绎不绝!都说农村苦,但她用顽强的生命力,在农村生根开花、绽放美丽。

1978年,改革开放,何大川回到原单位。由于她在润滑油方面的贡献,她出席了在延安召开的全国润滑工作会议。主办方为与会人员统一购买从延安到西安的机票。第一次将乘飞机,她心情激动!但当她听说几个机械润滑油权威专家坐汽车去西安,她改变了主意。

会前,何大川就想找机会向专家请教,但因为参加大会的人很多,她只是一名基层技术员,连跟专家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现在,一个千载难逢的求教机会来了!她退掉机票,买了一张无座的汽车票,跟着专家上了车。

由于延河发洪水,汽车绕道,正常四个小时的车程整整行驶了十四个小时。何大川坐在专家脚边的过道上,向专家请教。一路颠簸,原本十分疲倦的专家被她如饥似渴的求知精神感动了。他们用心倾听她的问题,认真作答。行程太过匆忙,她没有带食物,尽管饥肠辘辘,却不虚此行,她结识了全国机械行业顶尖科研机构的专家。日后,她发表的两篇省级优秀论文和其它十多篇学术论文,就是在与这些专家谈话的启发下构思形成的。

人生、事业何处不是起点?何大川在润滑技术领域的腾飞点,就在那狭窄的汽车过道上!

吊车漏油是工矿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60年代采用胶密封,可越堵越漏。她想起去参观都江堰时,李冰父子治水是采用深掏滩、浅筑坝,以疏导为主的治理方法。她和工友想出了加大排气出口减少负压的办法,把齿轮箱运行中产生的热量疏导出去。大家通力合作,采取一堵一放的治漏方法,取得了一些成效。

上世纪90年代,何大川在厂领导及工友们的帮助下,又发明了胶体润滑剂,为工厂每年节约7万元。这一技术受到专家们的一致赞扬。她博采众家之长,结合实际工作,撰写论文《综合分析换油法》。厂领导对此很认可,大重厂过去年用油量179吨,而采取了新换油法后,下降到80吨。这是一种不用投资的节约办法,省、市领导及行家们积极支持在全国推行此项技术。论文被上海、广州、西安、辽宁等地翻印了5次,发行了30余万份。

大重厂及其他工厂从西德、日本等国家进口的带锯机,用传统的切削液达不到质量要求,采用国外进口切削液,每吨2万元左右,用量巨大,价格十分昂贵。她仿国外产品,自己调配了一种切削液,每吨只需成本费一千元左右,仅此一项每年就为大重厂节约了十几万元的外汇。

一次,何大川看了报上报道某厂引进某国生产的最精密的世界一流的自动线设备,立即想到这些大型精密进口设备配套的润滑油会成为问题。

她立即组织大家到处收集进口设备润滑资料,求助美国的公爹帮助收集资料,又到处收集购买原材料。果然,刚刚准备就绪,求援的人就到了。

瓦房店纺织厂进口的喷气布机缺特殊油,半个月都没能解决。求到何大川时,大家在吃午饭。她提议:“放下碗筷,干完再吃!”一个午餐时间就配出来了。

某电讯电机厂从日本进口的125吨冲床,试车时才发现日方没有带冲裁油。如果过了试车期,设备出任何毛病,卖方不承担责任,重新进口已经来不及。该厂到处求援,当求到她时,润滑油站的同事们一起加班,一昼夜功夫就配出来了。日本专家田中起初不相信中国人能如此迅速地配出这种技术难度大、在世界上也数先进的冲裁油,当他看到合格的产品时,禁不住啧啧称叹。

改革开放后,何大川先后发明了“废油再生技术”“不锈钢切削液”等200多个品牌的润滑油、脂和切削液,填补了国内空白,攻破国产油替代进口油的难关,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外汇,全国各地争相推广其技术成果,为企业创效益逾亿元。不少企业当时没订单,但到她厂里签合同、交订单、拉新产品的汽车排队排到厂大门外,十分壮观。

1987年3月9日,《大连日报》头版以《在润滑油的王国里》为题,报道了何大川的事迹。人民日报也以《润滑大王》《大川下海》为题相继作了报道,《光明日报》《人民政协报》《南方日报》《科技日报》《经济日报》等等报刊,对何大川创造发明及思路等都作了介绍。何大川成为闻名全国的“润滑油大王”!

当选民革大连市委会主委

1996年,何大川加入民革组织,并当选第五届民革大连市委会主委。她提出“三年创一流市委会、一流机关、一流处室”的高要求,五年中多次考核,均得到充分肯定。她带领民革党员,积极履行参政党的职能,民革大连市委会连续五年被评为市政协优秀提案先进单位。

刚刚走马上任,民革中央何鲁丽主席布置了一项大连市委会从未接触过的艰巨任务:1997年12月,在大连召开“民革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民革全国省级组织近百名领导与会。她担任会议筹备组长,在民革中央、民革辽宁省委会、中共大连市委的支持和帮助下,与大连市委统战部等十余家相关领导及部门沟通,研究制定接待方案。带领机关干部和部分民革党员精心准备,认真组织,热情服务,给全国各地的代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会议圆满结束,受到民革中央及省市领导们充分肯定。十几年后,她到上海出差,民革上海市委会的朋友回忆起此次会议,依然历历在目。

发起人大代表询问案

1998年,何大川当选为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五年的人大代表生涯,又书写了辉煌篇章。

1999年11月24号,山东烟大轮船轮渡有限公司的“大舜”号滚装船准备由烟台港驶向大连,但在船出海不久就因风大浪高、动力丧失船体不幸倾斜翻沉,海难震惊了海内外。

2000年3月,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以辽宁省代表团为主的32名全国人大代表就“11.24”特大海难事故向交通部依法提出了询问。这是全国人大史上规格最高的一次询问案。何大川是这次询问案的领衔和发起人。这是一件影响极大的询问案,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关注。当时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专门为此次全国规格最高的质询案邀请何大川做了一期两会特别报道节目。

海难不久,交通部在全国范围内特别是渤海湾地区扣留了11艘客货滚装船,要求停航整改,各船坞公司积极整改等待开航。但这些船舶停航三个月,没有任何结论,各船坞公司因此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有船舶公司和死难者家属找何大川反映情况,人民给了她重托,于是她发起了艰难的调研工作。

她牵头组织了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民革党员组成调研组,邀请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的记者,开展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对海难发生的当天,救捞局近19条船舶所在位置、港口及其当时行踪进行确认。他们多次往返烟台海难出事地的渔民区、企业及有关单位,走访受难者家属和生还者、烟大汽车轮渡有限公司的员工以及海难的目击者,还原事故真相,记录整理了证人证词。请船舶专家收集第一手材料,对停运的船舶机械性能做了系统检测,与专家协作交流计算数据,调查船舶零件的废旧程度,并拍照,分析锈蚀程度、磨损程度、逆风进程,进行数据分析。根据调研情况写出人大代表的议案、批评意见和对交通部后续救助工作的建议。整理全国人大代表咨询、论坛和纪要;将全国各地的群众、受害人及家属发来的电报、电话进行汇总。

询问工作复杂,参与此次询问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革党员夜以继日地忙碌着,睡眠严重不足。他们为了参政议政、履行职责,为了对材料负责,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元旦、春节都没有休息。辽宁代表团的人大代表在全国人大九届三次会议期间经过反复讨论修改,正式形成文件,32名代表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代表们提炼出15个问题。对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救助中不作为及救捞船舶设备陈旧、技术落后、救援人数少且不专业、缺乏最佳救助工具直升飞机、以经营救捞等严重的体制问题,提出严厉批评和整改意见。根据建议,国家专门拨款补充救助设施,增加飞机救助,修建飞机场,加强海上救助力度。

这起询问案,为我国海上运输法规的健全、海上交通及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海上运输救助工作的完善、加速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进程,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成立大川义工队

从润滑油大王到全国人大代表,从民革大连市委会主委到普通党员,再到一名普通的社区居民,她仍然活得十分精彩。

1998年,何大川退休了。利用外资,帮助成立中德合资的润滑油制品有限公司是她退休后的第一个杰作;企业家慕名请她出山,帮助管理企业;与农业大学生一起帮助村民在3000亩土地上建立农业示范园区、大樱桃生产良种基地;协助“谷文牌”西瓜成功申办奥运食品冠名……

她担任过大连公安局交警支队警风警纪监督员、大连市科普讲师团成员、大连大学校外辅导员、大连理工大学的客座教授……

在市老科协、老年学学会支持下,她组织老技术人员为企业服务,协助解决招商引资、人才引进等问题;她与加拿大、泰国、美国等联系,协助企业间互访,了解生产设备、产品工艺、供销等问题;在市领导的支持下,全市已建立九个工业专家教授工作站,造船厂专家教授工作站工作突出,受到中央相关部门的表奖。

她所在的南沙街道,下岗、病退职工、老年病人多,收入偏低,看病难,于是她萌生了组建为社区居民提供健康服务的义工队的想法。她组织人员,认真研究理疗技术,每月两次邀请专业医生授课指导,队员间相互练习理疗手法,主动自费购买理疗书籍、工具等。不少队员经过系统学习,取得中、高级刮痧师等技术证书;义工队开展家庭保健活动,对一些常见病起到了改善和治疗作用。

2009年,在中共大连市委、沙河口区委及大连慈善总会金秋乐义工站等的支持下,义工队被市领导正式命名为“大川义工队”。南沙街道后山社区为此成立了“大川党员健康之家”,为义工队成立专门工作室,并由专职人员负责此项工作。

大川义工队由最初的七八个人发展到109人。她邀请神谷中医医院、沈阳中医医院、大连中医医院等地的专家教授加入义工队,成员构成过去以退休人员为主体,至今发展为以科技医疗、法律单位等专家、教授、科技人员及公务员为主体;义工服务范围进一步扩大,为大连各养老院、学校、企业、社区、环保机构等社会团体的老年人、弱势群体、困难企业员工、中小型企业员工等义务服务。开展义务咨询、理疗、医疗服务等活动,全部由有医疗资格证书的义工担任。大川义工队已成为一支有专业医生、医院及医疗器械集团参加的科技型义工队!

大川义工队由智囊团、养生组、服务一组、服务二组和慈善义工组构成。最有特色的慈善义工组由10余名儿童构成,是由其监护人带来做义工,使孩子们从小就有一颗乐于奉献的爱心。家长们带领小义工去儿童福利院、孤残儿童寄养基地捐款慰问,到医院看望老人;每年参加“六一儿童节大手拉小手”活动;2015年,两次参加大连市千人诵读大会,诵读《道德经》等文章,深受教育。 

大川义工队正式命名六年来,举办知识讲座、固定点医疗服务、走街串巷服务、上门服务等2479次,参加义工活动37185人次。义工队深入调研,提供102篇民情调查报告和建言献策文章,多篇被市政府采纳和报纸刊登。2013年,义工队参加沙河口区“帮万家”活动,《大连日报》头版头条作了报道。2014年7月,大连市委市政府组织宣传部门对大川义工队进行专访,多家报纸、电台、电视台集中报道了“大川义工队”的事迹。大川义工队从2013年起连续三年被评为大连市“先进集体”。

她退休后9次被辽宁省及大连市授予“明星老科协工作者”及“有突出贡献的老科技工作者”等称号。

2009年,在“为大连市作出贡献的先进典型人物”评选中,何大川被大连市民海选为“大连不能忘记的人”。

2012年,她被辽宁省委评为“创优争先优秀共产党员”“五星级义工”“侨界女杰”“获得荣誉奖项最多的归侨侨眷”。多次被省、市评为“敬老爱老模范”辽宁省妇委会“先进个人”,市、区“优秀慈善工作者”“十大杰出人物”“明星义工”“共产党员岗位明星”等称号。

退休后,她撰写的十余篇论文被省市评为优秀论文,被大连市评为“建言献策能手”。

在退休后的17年里,她用热情和爱心点燃着自己的晚年,受到党和政府的表彰及社区居民的认可。何大川说:“奉献就是幸福,帮助别人就是快乐。”她78岁了,她的一生都在奉献,所以她的一生都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