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栏目统战论坛理论研究论文刊登浏览文章
做好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 统战工作研究
来源:《大连统一战线》 发布时间:2017/9/1 10:32:01

 

党外知识分子工作,是统一战线的基础性、战略性工作。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是统战工作重点对象。由于党外知识分子不像党内知识分子那样受到严肃党纪党规的约束,因而在政治、思想、言论和行为上有较大的自由度,同时,统战政策也要求对党外知识分子广开言路,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营造宽松和谐的政治环境,鼓励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也给了党外知识分子更多的更充分的话语权,特别是政治诉求上的表达权。知识分子具有的强烈社会责任意识是他们自觉不自觉评论甚至是批评时政和社会问题的内在主要动因,党外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于此表现的可能情绪化、牢骚化更多一些,个别激进的,甚至发出一些刺耳的声音,为社会所关注。当然有影响特别是有个性可能不仅表现于此,但对统战工作而言,主要是透过影响和个性把握其在政治思想上的反映,也就是说,其认识评价可以多元,性格特点可归为小节,但政治把握为大原则,不能飘忽和跑偏。

一、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工作的政治价值

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在整个党外知识分子群体中有较高的地位,在社会上有较大的关注度和影响力,由于他们与众不同,甚至是固执不逊,因而需要给予更多的教育和引导,做好他们的工作,有着突出重要的现实政治价值。

(一)能够保障统战各界代表人士重要源头的政治安全。“党外知识分子是统一战线各界代表人士的源头,民主党派的各级领导人、无党派代表人士、工商联和侨联台联等人民团体中的党外负责人、各级人民政协委员、少数民族和信教群众中的代表人士,绝大多数都是从党外知识分子中培养选拔出来的”。统一战线各界代表人士担负着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共事、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的重大政治责任和使命。党外代表人士能否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多党合作的政治准则,关键取决于统一战线各界代表人士的政治素质和政治把握能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由于有独树一帜的特点,在党外知识分子中很突显、有影响,所以很可能被所联系群体所推崇,同时他们的言论、行为也可能对所联系的党外知识分子群体或其他党外代表人士产生一定影响。所以做好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工作,是从党外代表人士的源头上加强政治教育和政治引导,促进党外代表人士源头形成良好政治生态,保障选拔党外代表人士政治上可靠的必然要求。

(二)能够强化意识形态领域主流思想阵地。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长期、尖锐而复杂,特别是在深度改革开放的今天,国内外各种思想、思潮通过多种渠道相互交锋、碰撞,西方的民主政治理论和所谓的“普世价值”渗透加剧,容易引发党外知识分子思想上的混乱和对中国特色政党制度产生怀疑。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往往是评论时政、针砭时弊的先锋人物,他们通过自身所拥有的渠道,包括课堂、讲座、报告特别是微博、博客和微信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由于他们不受党纪的约束,所以更加大胆和自由地表达,甚至会说一些过头、过火的话,以体现他们的特立独行,与众不同。这在他们的受众群体中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对意识形态领域主流思想阵地也会产生一定的冲击和干扰。所以做好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的思想政治工作,坚持在重大政治原则和大是大非问题上与党的要求保持一致,能够有效净化“噪音”“杂音”,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从而强化意识形态领域主流思想阵地更加牢固。

(三)能够破除利用党外知识分子进行西化分化的政治图谋。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对我国西化分化的政治图谋从未停止过,党外知识分子特别是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是他们实施西化分化重点对象。党外知识分子文化层次比较高,有些对西方的政治学理论、经济学理论、法学理论和社会学理论等研究颇深入,也很有见地,由于研究的目的,容易与我国的相关领域的现状进行比较分析和深度讨论,知识与话语权往往成正比,一些著名党外学者对我国社会问题的评价甚至有些危言耸听。另外由于国际学术交流扩大、互联网的普及,国外的一些民主论调和社会相关概念也会没有障碍没有甄别地进入党外知识分子的头脑中,使之用一种怀疑的态度来看待我国的民主政治,这可能也是理论研究的一个惯性思维,怀疑一切。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由于激进的表现,更容易成为党外知识分子中西化分化的焦点人物,别有用心的人以所谓的民主斗士、人权代表进行宣扬,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个别的容易应承和上钩。所以加强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思想引领工作,是破除利用党外知识分子进行西化分化的政治图谋的症结所在。

(四)能够保证知识传授和学术研究的正确政治方向。党外知识分子的大多数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工作,特别是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能否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用党在新时期的理论方针政策,去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是保证知识传授和学术研究正确政治方向的根本。在课堂上、讲座上,一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自觉不自觉地就把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挂在嘴边的现象时有发生,个别的口无遮拦、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妄加议论,还有的专门挑刺、发牢骚、说怪话,甚至在学术研究上,在有些级别较高的刊物上,也有类似所谓的争论出现。我们所说的学术研究无禁区、课堂讲授有纪律,这“无禁区”也不是绝对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论调,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观点,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不允许的。况且,教育和学术研究领域受众群体人数众多,而且大数为学生,他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所以这种影响和毒害还是比较大的。因此加强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思想政治工作,对保证知识传授和学术研究的正确政治方向、不受错误观点的干扰具有重要的防范作用。

二、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的社会表征

甄别和把握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是做好其统战工作的前提和基础,也是统战工作抓好党外重点人才思想教育引导的着力点所在。单纯为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不一定是统战工作的重点关注对象,对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的判别,可从其社会表征上来把握。

(一)专业能力突出,有较高的知名度,是为有影响。党外知识分子的社会影响力主要来自于其专业能力水平,也就是在其所从事的领域业绩突出,业界知名。专业能力水平与其地位、声望、知名度成正比,与其拥有的所在专业领域的话语权也成正比,从而也影响到其在社会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表征其专业能力水平的专业技术职务、行政职务或头衔,如院士、科学家、学科带头人、长江学者、专家、学者、教授、重点实验室(所、基地)负责人、科研机构负责人,等等,对其专业能力水平和社会影响力具有标识和彰显作用,具有社会大众常规意义上的认可度和评判标准,同时也是外界判断其专业能力水平的重要参考指标。另外其专业能力水平也是其代表性的主要来源和表征,影响力和代表性是相辅相成的。对党外代表人士的具体认定标准有三点,即政治坚定、业绩突出、群众认同,其中政治坚定和群众认同为定性的评价,也就是说在这两项指标认定上一般不太好区分出等次来,只有业绩突出可量化评价,可表现出明显的差别和等次,因此成为认定党外代表人士或层次的最直接明显的因素,也可见专业能力对党外知识分子影响力的认定和考量作用。

(二)性格特点突出,与众不同,是为有个性。有突出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的性格特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个性化的学术路线。在学术上“独树一帜”或特点鲜明,有自身的优势和特长,明显与众不同。有的剑走偏锋,甚至挑战所谓的传统或主流学术,个别的存在异端或怪异倾向。二是偏执化的执拗秉性。愿意用学术研究的思维考虑问题,有时对事情的看法较为偏激,甚至以偏盖全,遇事愿意钻牛角尖,有时与人针锋相对,争论不休,固执不让。三是情绪化的诉求表达。无论是在课堂上或在讲座、报告中,还是在网络公众平台上,一些有影响的党外知识分子,经常发表或调侃一些随意化的东西, 说风凉话影射社会现实,甚至发牢骚、表达不满,有的总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好多愿望没达到。四是理想化的治理思维。对政治和社会治理过于理想化、理论化或西方模式化,对社会负面的问题、存在的矛盾过多强调政治模式、治理方式的问题,或愿意用西方政治经济理论模型来套用、批判,不愿从国情的实际出发来思考问题。五是自我化的成就追求。强调自我,张扬个性,对自身事业的发展极为重视和关注,利己性和实用化倾向明显,有的缺乏团队合作精神,不愿意与人分享经验和成果,对工作环境和相关政策时常表达不满,认为体制机制阻碍了影响了自身事业的发展。

(三)倡导学术自由精神,观点颇为犀利,是为有见地。通晓古今、蜚声中外的党外大知识分子陈寅恪先生,在半个世纪前就铮铮发出了知识分子之所以为知识分子的宣言:“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能发扬真理,即不能研究学术。……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须争的,且须以生死力争。……一切都是小事,惟此是大事。”这代表了历代知识分子倡导的学术自由之精神,甚至不愿意受到政治或意识形态的约束。党外知识分子更是继承了这种基因,倡导学术自由争鸣,因此愿意在公共平台上发表一些对学术研究的犀利的看法和观点,甚至在网络平台上与不同见解者争论、贬损、诋毁、漫骂,口无遮拦,而引起轩然大波;有的直接抨击学术研究体制、项目基金管理制度、科研环境、院士评审制度等,特别是表达了海归或从国外引进人才的不适应、水土不服。认为学术环境、学术研究体制束缚了学术自由之精神。“由于知识分子天生倾向怀疑和批判,使其与政治权威具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倡导学术自由也为他们的怀疑和批判提供了自然的途径和权利,反过来这又激发对学术自由精神的眷顾。

(四)具有较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针砭时弊,是为有担当。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表现出了较强的知识分子的固有属性,即社会的良心、人类基本价值的维护者,历来有天下为公、担当道义的强烈社会责任感和浓重的家国情怀。正如旧时代有风骨有影响的知识分子代表梁启超所言:“但国家生命、民族生命总是永久的,我们总是做我们责任内的事,成效如何,自己能否看见,都不必管。”但这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又通常表现为“对时政采取批判态度,对现状往往不满” 。所以一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往往以评论家的姿态谈论社会现实和政治,针砭时弊,甚至发出一些不正确或有极端政治倾向的言论。也许是因为批评声音或敢于表达不同的声音的传导而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给人以个性感强而产生知名度,视其有担当,进而提升了影响力。同时这种“发自体制外的批评、建议和呼吁,也日益引起党政领导机关和社会公众的注意。”从而作为一个社会现实问题引起高层的重视并加以政治考量。

三、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的现实成因

党外知识分子个性的形成固然有其自身的性格因素,但更主要的还是来自于其成长经历、成长环境的熏陶和影响,特别是影响力的形成与专业素养、能力素质密切相关,这都是后天努力学习锻炼的结果。再者我们认为的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更倾向于对其政治认识、思想观念、价值取向等方面的考量,所以现实环境的影响成为主因。

(一)社会深度改革开放,不同思想文化交锋碰撞,党外知识分子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更加多元。改革开放是思想文化的交汇,同时也是利益格局的调整,“人们思想观念的独立性、差异性、多样性、多变性明显增强。特别是当前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利益格局的深刻调整必然带来思想观念的深刻变化。一些人或受西方思想影响,或从自身利益出发,在看待改革问题上存在模糊和错误认识。少数人借改革之机,大肆鼓吹西方‘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这种现象在党外知识分子中表现的尤为突出,一是因为他们对思想文化有较高的接受、认知能力和敏感性,二是因为他们受单位、组织的约束度小,不像党内知识分子那样有组织的约束,有政治纪律要求,所以有所顾及。更有些党外知识分子通过这种渠道,扩大自己的影响,标榜为网络大V、意见领袖,这其中有影响、独立性强、表现较为激进的党外知识分子,就成了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成了需要我们深入把握、加强政治引导的重点人物。

(二)推进教育国际化,归国留学人员增多,人才培养更加趋向于专业化、特长化、个性化、复合型。推进教育国际化,与国外大学接轨,建设世界一流或高水平大学,是我国众多有影响大学的发展目标,因此,高校的留学生和与国外大学交换培养的学生数量迅速增加,人才培养更加趋向于专业化、特长化、个性化、复合型。同时,高校、科研院所等机构归国留学人员也在不断增加。高校本身就是党外知识分子集中的地方,“目前,在高校一线教学科研人才中,一半左右是党外知识分子,其中有很多是本领域、本学科的领军人物,有的甚至是世界级的科学家。”这些党外知识分子有相当一部分有国外学习、合作研究或作访问学者的经历。到发达国家留过学的人,受国外的制度、体制和工作机制等影响比较大,大多对国外(包括高校)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相关制度建设高度认同,甚至对政治制度、意识形态领域的理论、话语也倍加推崇和信奉,因此一些归国的高层党外知识分子或多或少对国内高校、科研、院士评审等制度有意见,或对社会环境、民主治理等不适应,而发表一些抨击性言论,从而产生了一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意见者。

(三)学术研究与国外交流加深,更加倡导学术自由精神和创新,容易催生与众不同和特立独行的党外人才。在国际竞争与合作日益深入的大背景下,国际文化交融交锋日益密集,人们通过各种信息获取对同一事件的多元评价。党外知识分子参与跨国学术研究与项目合作的人数迅速增加,在创新驱动下的学术研究更加倡导自由之精神,以解放僵化思想思维的桎梏,在借鉴西方社会发展文明成果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些西方的价值观、政治思维和社会观点,形成杂音、噪音,对我国社会领域、意识形态领域产生冲击,特别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创新,最容易牵涉、触及政治制度、民主法制、社会治理等方面的敏感问题,甚至挑战政治底线,如习近平指出,有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这些人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底气,不过是以学术研究自由、创新和西方的价值观为主导,认为这也是一种讨论和探索,而非过于政治化和大惊小怪,从而催生一些与众不同、特立独行而又很少受到约束的党外知识分子。

(四)社会分工细化,新的社会阶层党组织还不健全,这些阶层的党外知识分子容易产生自由化、情绪化、个性化倾向。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现代服务产业的升级转化,社会分工更加细化,新的社会阶层不断涌现,如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新媒体以及网络营销、评论和其他自由职业等,其从业人员“中的党外知识分子,包括私营企业、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如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税务师等)”。他们收入较高,行业特点明显,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和相当的影响力,这些行业对较高文化层次的年轻就业者有较强的吸引力。这些新社会阶层的迅速产生与崛起,使党的组织准备不足,在这些社会阶层中的建立和发展党员工作明显滞后,还没有在其中形成核心和堡垒作用。所以其中的党外知识分子处于思想行为游离于组织状态,比较随意,对新事物比较感性,除了工作纪律以外,好像没有更多的约束,特别是一些网络从业者,有的为了经济利益,利用媒体效应,煽动是非,说一些出格的话、做一些出格的事儿已不足为奇,所以在这些阶层的党外知识分子中容易产生自由化、情绪化、个性化的倾向,进而形成一些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

四、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工作的对策思考

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有思想、有主见,对一些问题有自己的见解。习近平指出,“对来自知识分子的意见和批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要热忱欢迎,对的就要积极采纳。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人不是神仙,提意见、提批评不能要求百分之百正确。如果有的人提出的意见和批评不妥当或者是错误的,要开展充分的说理工作,引导他们端正认识、转变观点,而不要一下子就把人看死了,更不要回避他们、排斥他们。各级领导干部要善于同知识分子打交道,做知识分子的挚友、诤友。”这为做好新形势下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工作定下了总的基调和原则。

(一)把握原则策略。做好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工作,必须把握统战工作相应的原则策略,这些原则策略既是党做好党外知识分子工作经验的结晶,也是新时期汲取智慧、创新该项工作方式方法的根本基础和遵循。一是坚持正面引导原则。对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必须突出思想政治引导这条主线,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制度、道路、文化的认同和自信,对事关理论方针政策原则上的问题必须旗帜鲜明。同时要将团结——批评——团结贯穿始终,将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二是坚持正确处理一致性和多样性关系原则。俞正声指出,一致性是共同思想政治基础的一致,多样性是利益多元、思想多样的反映,必须在尊重多样性中寻求一致性。三是坚持求同存异原则。“坚持求同克异、求同缩异、求同存异、求同尊异,在多样的思想观念中凝聚共识、凝聚智慧、凝聚人心。”四是照顾同盟者利益的原则。政治上充分信任、工作上大力支持、生活上关心照顾,努力畅通他们政治诉求、民主诉求、利益诉求和反映意见、建议的渠道,倾听他们的呼声,不断扩大有序政治参与。五是坚持“三自”和“三不”原则。“三自”有两个内容,即自己提出问题、自己分析问题、自己解决问题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提高。“三不”即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

(二)分领域研究实施对策。一是传统领域的。主要为政府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包括政府机关部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国有企业等的党外知识分子和出国归国留学党外知识分子中有影响有个性的人士。这个领域的党外知识分子集中,占整个党外知识分子队伍的主体,因此也是产生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的主要领域。这一领域统战部门和党的基层组织健全,意识形态工作抓得紧,因此做好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工作,要充分发挥统战工作优势和基层党组织的作用,制定针对性方案,建立结对子、交朋友等措施,一对一帮扶,做耐心细致的教育引导工作。二是新领域的。也就是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的新社会阶层中的党外知识分子中有影响有个性的人士。最近,中央统战部11年来首次增设第八局即“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局”,以加强新的社会阶层代表人士工作,足见高层对这一群体的重视。做好这一群体中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工作,首先,要在这些组织中尽快建立起党的基层党组织,发挥党的基层组织统战工作和引导作用。其次,有关统战部门和统战团体要加强新领域中代表人士的培养和联系,做好教育引导和示范带动工作。第三,民主党派组织要按照界别划分做好新社会阶层中有代表性人士的发展成员工作,让有影响有个性的党外知识分子从“自由人”变成有组织的人,进而接受组织的培养教育和约束。第四,要组织正面舆论力量,通过相关的渠道对新领域中代表性人士的诉求和观点要予以积极回应,不能听之任之,通过交流要使之有所触动、有所感化。

(三)探究工作方式方法。一是正面教育引导,进行思想转化,启发自觉。加强和改进党的统战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特别是新阶层中的党建和思想政治工作,“学会同党外知识分子打交道特别是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本领”,让党的旗帜成为各领域的坚定引领,启发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自觉认识,提升思想境界,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二是热情帮助,把解决思想问题融入解决实际问题之中,以真诚服务感化人。对于工作上生活上有困难、思想有困惑的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特别是刚从国外归来的,对国内一些情况不熟悉、不适应的,从组织的角度要特别关心和照顾,应通过帮助其解决实际困难来开展思想工作,以起到良好的效果。三是寻求他崇敬的人、信服的人来帮助做其思想工作,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有影响有个性党外知识分子都是有自己崇拜、信服的偶像、朋友或人士,有的是自己的导师或学术界资深的前辈,有的是患难与共的朋友等,总之,能联系上这些人士帮助做其思想工作,就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四是组织理论力量,对其反映的敏感问题予以辨析,在思想碰撞中加以悟化。互联网已成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战场、敏感问题的交汇地,不要回避敏感问题,要组织正面力量积极讨论、回应,要有理有据有节,让其真正思想感悟、信服。五是把握理论研究的前沿阵地,鼓励健康活泼的学术争鸣,不给违背意识形态要求的观点可乘之机。形成健康的学术研究氛围,不倡导“愤青”“哗众取宠”的学术研究,把借鉴西方文明成果与违背意识形态要求的观点研究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

(四)有影响的极端个性党外知识分子的处置。有影响极端个性的情况分为几种,一种是性格特别怪异,个人专业颇有建树,但与同行不相融,自高自大,独来独往,甚至贬低别人成果来抬高自己,与组织若即若离。二是经常以打擦边球的方式,影射评论时政和社会问题,明显带着情绪、发着牢骚,组织谈话也没有明显效果。三是一时发表了错误言论甚至发表了不少错误言论的,却始终认为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认为是部门或组织上大惊小怪了,组织再干涉,就束缚其创新思维了。四是触碰政治底线,以敢讲、出政治风头标榜自己,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一些网络大V或意见领袖。对于有影响的极端个性党外知识分子也不要简单排斥,不能轻率定性、轻言放弃,要采取一对一等对策以理服人,说服争取转化他们。对于危害国家安全、涉及政治原则问题,必须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对于有些事关重大、但又难以短时间消弥的问题,要通过沟通尽量减少分歧。“在坚守政治底线的前提下,要多看主要方面和积极贡献,能够容人之异、容人之短、容人之失。”要一点点感化,不要使之走向对立面,始终坚信正确的理论和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转化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