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栏目统战论坛理论研究论文刊登浏览文章
国家治理现代化视角下加强 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研究
来源:《大连统一战线》 发布时间:2017/9/12 10:31:51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将“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参政党长期存在和发展的政治地位决定了其在全面深化改革实践中的重要作用,其参政能力必须体现和适应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参政党参政能力如何,参政方式是否科学,既关系到参政党参政合法性是否巩固,也影响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水平和效果。 

一、国家治理现代化视角下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的重要性 

(一)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有利于充分发挥多党合作治理优势

从治理的角度讲,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需要充分发挥多党合作的制度优势,形成多党合作治理局面。当前社会深刻变革,利益诉求越来越多元化,任何一个社会主体都无法承担治理复杂多元的现代社会的重任。在多党合作治理中,执政党和参政党相互协商,充分发扬民主,统筹兼顾,凝聚共识,共同担负治理国家的社会重担。由于参政党具有位置超脱、渠道畅通的天然优势,因而可以通过发挥广泛联系社会各个阶层,及时向执政党和政府传达不同阶层利益需求的能力来实现自身在治理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也正因为如此,参政党的参政能力建设越来越受到了执政党和社会各阶层人民的普遍关注。面对当前全面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时代背景,作为多党合作主体之一的参政党,需要不断提升自身参政能力以适应多党合作治理的要求。

(二)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有利于提升中国协商治理水平

从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到十八届三中全会“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再到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等文件的出台,参政党加强参政能力建设,推进协商民主发展就具有了重要的政治基础和制度保障。一直以来,参政党始终围绕国家的大政方针与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相关问题广泛调研和论证,在一系列正式和非正式的场合与执政党进行民主协商,推动中国社会协商治理水平的不断提高,协商治理能力的不断完善。因此,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提升其参与协商治理的水平和能力,就成为推进中国协商治理不断发展和完善的重要举措。

(三)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有利于促进执政党科学民主决策

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从政党制度角度来讲,必须实现执政党执政能力建设与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的互相促进。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的不断提升“是确保其长期执政的前提条件,也是巩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基本保证,更是推动民主党派参政能力提升的内在动力。”同样,参政党通过不断提升自身参政能力和参政水平,来适应执政党科学民主执政的时代诉求,进一步影响和促进执政党执政能力的提升,真正实现执政党执政能力建设与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的相互促进。唯有如此,才能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进程中充分彰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优势,才能充分发挥参政党在中国政治生活中政治优势,帮助执政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 

二、国家治理现代化视角下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面临的困境 

(一)资源配置失衡致使参政党适应社会变革能力不强

当前中国社会转型力度之大,改革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在改革的阵痛期,一系列的矛盾和冲突的解决难度也是史无前例。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社会局面,参政党显然还没有适应这一轮的社会变革。例如,在此轮社会转型过程中,就参政党政治参与情况而言,由于我国政治体制的不完备性,再加上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参政党参政呈现出了严重的不平衡性,这种不平衡性不仅表现为地域和城乡的不平衡性,而且也表现内部资源分配的不平衡。其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降低了社会政治的开放性以及参政党参政的代表性和凝聚力。此外,伴随着社会开放的程度不断加深,各种因素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流动,形形色色的价值观和思想意识开始在人们的头脑中发生着激烈的碰撞,以民主党派为主体的参政党如何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引领自身所代表的那一部分社会群体坚守住主流价值观,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考验着参政党的参政能力。

(二)协商意识缺失消解参政党参与协商能力

在实际的协商过程中,参政党协商意识的缺失直接弱化了参政参与协商的能力。具体表现在:一是提出协商议题的积极性不高。二是围绕协商议题展开调研的积极性缺失。三是参与开展协商的积极性不足。四是监督协商意见办理的积极性缺乏。协商过程中这些问题的出现极大地影响了参政党参与协商的质量和效果。

(三)角色定位偏差制约参政党社会服务功能

参政党开展社会服务工作面临着三个方面的现实困境:其一,参政党参与社会服务的角色定位存在偏差。在现实参政过程中,一些成员却并没有认清楚社会服务职能的角色定位,只是简单地将社会服务活动的开展停留于表面形式之上,致使参政党社会服务功能与其政党属性相脱节,难以充分有效地履行其参政议政等相关职能。其二,参政党社会服务形式、内容趋同化。在现实社会中,参政党的社会服务活动仍然更多的只停留在送医送药、扶贫济困等传统思路上,很少能够解密接自身特点开展一些有针对性的、特色的社会服务活动。其三,参与社会服务缺乏完善的长效机制。由于参政党社会服务活动的趋同性和形式化,进而导致了参政党开展社会服务活动存在着盲目性和随意性,活动开展前缺乏有效的社会调查,活动开展后未能及时进行社会跟踪和意见反馈。

(四)主体参与不足影响参政党基层治理能力和水平

由于基层治理时效和成本所限,基层治理很难做到人人都参与到社会治理当中来,治理在很大程度上便演变成代理人与公权之间的对话与协商。因此,这从根本上对参政党参政提出了一定的素质要求。“但由于市场经济的多元利益附着于不同的社会阶层,参与者代表着不同群体的利益,表达着他们的特殊要求,但代理人的‘自利性’使其总是以自己的利益为首要表达目标,不一定总能代表全体公民的利益和意愿。”这样看来,基层社会群体的利益诉求难免不存在边缘化的风险,基层社会群体的利益难以得到有效的反映与维护。如此一来,基层群众利益代表者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三、国家治理视角下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的路径选择 

(一)优化参政资源配置,提升参政党适应社会变革能力

一是实现参政党参政资源配置制度化。参政党只有保持与时俱进的经常性操作,才能永保这种资源的配置是合理的,从而才能使之作用得到最充分的发挥和利用。”因此,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实现参政党参政资源配置的常态化与制度化。二是积极开发和培育参政党参政资源。在科学参政的过程中,我们在充分实现参政党参政资源功能最大化的同时,还要十分注重其参政资源的可持续性。由于参政党在参政过程中政治资源的有限性,参政资源的可持续性就显得十分重要和宝贵。因此,积极开发和培育参政党参政资源是实现参政党参政党参政资源优化配置的一个重要手段。

(二)强化协商意识,提升参政党参与协商能力

在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背景下,培育和强化参政党党员的协商民主意识,激发广大党派成员参政议政、民主协商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对于加强参政党参政意识、提升参政党协商民主能力具有重要意义。一是加强理论学习。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加强参政党关于协商民主相关知识的学习,明确人民群众赋予的使命和职责,切实掌握和增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知识和才干,对于提升自身参与协商的能力和水平具有特别重要意义。二是积极投入协商实践,参政党通过提出议题、开展调研、积极协商、监督反馈等环节不断提高促进调研成果转化的能力,增强研究成果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进而在协商实践中提升协商的质量和水平,赢得决策部门和人民群众的认可和尊重。在协商中,协商成果为其他协商主体和决策部门所接受,能够极大地提升参政党的组织存在感,让参政党党员充分感受到自身的价值和意义,进而增强他们参与协商民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三)坚持为民服务,增强参政党社会服务能力

一是加强基层党员的思想教育,消弭其“自利性”。基层党员作为基层组织的细胞,由于基层组织建设的滞后,在代表自身所联系的那部分群体与公权之间进行对话和协商时,其“代理人”的“自利性”极易存在扩大的风险。因此加强基层党员思想教育,增强服务人民的理念,消弭其“自利性”是完善基层组织建设的重要基础。二是加强基层组织制度建设,完善基层组织建设体系。制度建设是参政党建设过程中具有根本性、长期性和保障性的建设。完善基层组织制度建设,实现基层治理与参政党参政的机制体制相对接,是新世纪、新形势下实现参政党基层治理的迫切要求。三是加强基层组织作风建设,提升参政党基层党员政治素质。基层党员素质的高低是基层治理效率高低的决定性因素。建设一支政治坚定、作风正派、业务精通的高素质基层党员,是提升基层党组织凝聚力和向心力的关键因素,也是提升参政党基层治理能力的必备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