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栏目统战论坛理论研究论文刊登浏览文章
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问题研究——以辽宁省为例
来源:《大连统一战线》 发布时间:2017/9/30 10:31:32

课题研究以辽宁省少数民族人口为例,一方面,辽宁省是多民族聚居大省,依据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显示,辽宁省少数民族人口为6643149人,占总人口数的15.2%,共有55个少数民族。另一方面,辽宁省的少数民族人口城镇化水平处于中国东部以及东北地区的前列。依据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辽宁省少数民族城镇人口292万,少数民族城镇化率为44.01%,同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统计结果相比,少数民族人口城镇化率上升7.01%”。

一、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现状及问题

城镇化是一个历史性的进程。一方面,城镇化使得不同民族人口的集聚,形成民族杂居的格局,为民族交融提供了重要前提。不同民族文化因此能够接触、碰撞、互动,促使各族群众生产生活方式由传统走向现代,使各民族间共同因素不断增多。另一方面,城镇化也带来了诸多需要得到认识,并亟待解决的问题。日常民族主义理论为我们考察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现状及存在问题提供了独特的理论视角。

(一)谈论民族与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谈论民族(Talk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每天政治演讲中的话语构建。课题研究对谈论民族进行了操作化后,从政治参与、宗教信仰、日常语言、新闻舆论等方面考察了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状况。主要包括政治参与、宗教信仰、日常语言、新闻舆论。

(二)选择民族与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选择民族(Choos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人们在民族日常生活方面的选择(譬如是否穿民族服饰或让子女就读民族文化学校)。课题研究对选择民族进行了操作化后,从饮食服饰、居住风格、学校教育、择偶行为等方面考察了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状况。主要包括饮食服饰与居住风格和学校教育与择偶行为。

(三)表现民族与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表现民族(Perform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那些民族日常生活中的互动符号以及这些符号集中展现的民族特质。课题研究对选择民族进行了操作化后,从节日庆祝、传统习俗、言行举止、思维观念等方面考察了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状况。主要包括节日庆祝与传统习俗、言行举止与思维观念。

(四)消费民族与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消费民族(Consuming the Nation),意即要关注普通民众日常生活中如何获取财富,如何接纳和消费市场上种类繁多的产品以及其行为背后体现出的思想观念。课题研究对消费民族进行了操作化后,从财富获取方式、理财观念、财产构成,消费观念四个方面考察了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状况。主要包括财富来源与理财理念和财产构成与消费观念。

二、提升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质量的政策建议

(一)提升城镇化水平,积极推进少数民族地区新城镇化道路建设

新型城镇化的“新”,在于不再简单地追求城镇规模的扩大和空间的扩张,而着眼于发展质量的提高和经济结构的改善。从访谈资料可以看出,虽然多数少数民族地区已经开始了城市化道路,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不得不说,现阶段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的仍然质量不高,依然实行的是传统城市化道路。传统城市化的核心标志是“以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大小,为标志,农村不能充分享受国民待遇。”而新型城市化的标准是“以城乡统筹能力与城乡一体化水平的高低为标志,全体社会成员实现共建共享。在高发展水平条件下,新型城镇化将带动区域将从异化走向同化,从差异走向均质,从矛盾走向和谐。”面对新型城镇化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少数民族地区应积极改善城镇化建设与新型城镇化要求相脱离的趋势和局面,积极推进新城镇化建设。

具体而言,提升城镇化水平,积极推进少数民族地区新城镇化道路建设,一方面应全面提升城镇化质量,以改变城镇化的数量与质量脱节的城镇化现状。城镇化建设要以二、三产业特别是第三产业的发展为支撑。大力发展二、三产业发展将有利于扩大城市岗位需求增加就业需求,增加少数民族人口城市融入机会,加速缩小城乡之间差距。另一方面,推进少数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道路建设,还需要积极调整产业结构,改变产业结构偏离制约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城镇化建设道路。从对辽宁省的调查访谈资料分析可见,民族地区工业产值结构中重工业比重普遍较高,呈现出典型的资源型工业结构特征,资源开发导致的大气污染和生态破坏,环境质量急剧恶化。提升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化水平决不能以牺牲少数民族地区生态环境为代价,解决这种局面的根本方法就是要积极调整民族地区产业结构,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迅速转型。

(二)完善制度与保障体系,维护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基本利益

完善民族政策体系,最大程度保证世居内地少数民族人口基本政策要求,是提高少数民族基本生存状况的既定要求,也是提升少数民族人口生存质量的重要手段之一。然而由于历史、自然、地理等综合因素,部分的少数民族人口的人口素质不高,这就使得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结构之中处于不利的地位。依据调查研究,认为需要完善相关制度与保障体系,并对处于弱势对位的内地少数民族同胞给予必要的针对性政策支持,特别是在经济、就业、法律支持等方面应给予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以必要的制度支持和帮助,保障少数民族人口合法享有自身利益,提升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总体水平。

相关的经济支持和就业政策是提升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水平的有效手段。调查发现,虽然部分少数民族人口虽然得到了国家政府一定的经济补助和相关的就业支持,但是相关经济支持及就业支持在实际中的作用却不是很大。为帮助处于弱势地位的少数民族同胞,我们不仅要提供制度支持,还要保证相应制度支持的针对性及时效性,让世居辽宁省内地地区的少数民族同胞真正的享有国家政府给予他们的政策制度帮助。

此外,还应积极向城镇化进程中的少数民族人口提供普法教育和相关的法律支持。少数民族人口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主要组成部分,其同胞的合法权益应得到充分保障,然而课题组在调查研究中发现,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世居辽宁省内地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口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充分保障。在少数民族人口服务管理的工作过程中,应注意加强法制建设,切实维护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的合法权益。

(三)加强民族文化保护,促进城镇化进程中优秀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五十六个民族均拥有独特自身文化。城镇化进程势必会加快民族文化变迁与多民族文化融合。节日庆祝、传统习俗、言行举止等表现民族特征逐渐弱化,不利于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和民族传统保持传递。因此,在处理和对待城镇化进程中各种民族文化的问题时应充分尊重少数人口的文化个性,既要承认进多民族文化融合的必然趋势,也要做好对城镇化进程中优秀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少数民族同胞往往会在长期的城市生活之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汉化,然而他们却拥有继续传承自身民族文化的要求和夙愿,因此,需要做好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促进城镇化进程中优秀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才能更好的在进城镇化进程中促民族融合。

具体而言,加强民族文化保护,促进城镇化进程中优秀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第一,应在民族文化的器物层应加强物质文化建设,可以针对实际需要建设具有民族特征的房屋建筑以及小品景观,鼓励少数民族人口依据本民族文化特征装饰自有房屋建筑。第二,应在民族文化的制度层要加强制度文化建设。制度层的文化位于文化的中间层面,建设要鼓励城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群体参与民族管理工作,提升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人口在民族交流交流交融过程中的主人翁意识和地位。第三,在民族文化的理念能应加强理念文化建设。理念层的文化位于文化的核心层面。加强理念层面的社会文化建设要要把宣传民族团结政策列为民族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通过加强教育及引导,努力营造更加浓郁的民族文化氛围。

(四)加大政策扶持,提升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社会地位

城镇化进程的逐步推进,促进了少数民族人口的社会流动。一方面,少数民族人口从乡村向城镇以及大中型城市流入,少数民族人口生存的地理位置发生了改变。另一方面,少数民族人口在城镇化的进程中还面临着社会身份的改变,即城镇化过程中,少数民族人口由农民身份转向工人身份或其它社会身份,这一转变过程,带来了少数民族人口社会地位的转变。考察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社会地位的变化,有助于帮管理者正确认识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交往交流交往的现状和具体存在的问题,有助于针对具体问题采取有明确的解决方案。从对我省城镇化进程中的少数民族人口的访谈资料看,囿于城镇化水平初级阶段的限制,我国城镇化化进程中的少数民族人口的总体社会地位有待提升。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受教育、民族文化等多方面的限制,城镇化进程中的少数民族人口广泛从事较为基础的社会服务行业抑或从事重体力工种,职业、教育、生活等方面诸多合法权益也无法得到有效保障。

为改变以上现状,需要加大对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族人口的政策扶持,并从政治、经济、教育、声望四个方面总体提升少数民族人口的社会地位。第一,在政治方面,需要依托相关政治政策支持,提升少数民族同胞的政治素养,帮助少数民族同胞了解其政治权利,鼓励少数民族同胞参与民主政治。第二,在经济方面,需要依托相关经济政策帮助,提升少数民族人口的就业质量,稳步提高城镇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人口的经济收入和就业层次。第三,在教育方面,需要依托国家相关教育政策,提升少数民族人口的整体教育水平。组织相关教育培训项目,让少数民族以较小的成本支出接受文化基础知识、法律规章制度、职业技术能力等多方面培训,提升其自身的科学技术素养及职业技能。第四,在声望方面,积极开展“三个离不开”、“四个认同”的教育,通过加强宣传消除民族歧视,提高人们群众对少数民族同胞的认同和肯定。

(作者为东北财经大学教授,本文获2016年全省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刊文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