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栏目统战论坛理论研究论文刊登浏览文章
“和”以自信:增强中国政党理论话语权研究
来源:《大连统一战线》 发布时间:2017/11/6 17:13:07

“和”以自信:增强中国政党理论话语权研究

兼谈马克思主义与传统文化结合视野下的中国政党协商之道

文/刘志礼

中国政党理论话语权是指在总结中国政党政治经验并借鉴其它文明成果的过程中,对中国政党理论的基本概念、科学体系、话语系统、传播方式等问题进行设定、阐释、把控、传播、评价等的能力和水平。从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有机结合的视角出发,在深入推动中国政党政治实践展开的同时,凝练中国政党的基本概念,概括中国政党政治的基本经验,构建中国政党的基本理论体系和话语范式,是有效增强中国政党理论话语权的重要路径。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结合,是立足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的良性互动过程,为中国道路提供了政治方向指引、价值理念支撑和群众认同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到“共同体”,学界也多以“命运共同体”建构中国对人类社会秩序、走向及国家间关系的心理认知、行动方案和话语体系。“共同体”概念所体现的思想基础、价值依归、认知路径和理想愿景,生动的体现了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推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理论旨趣和话语范式,也蕴含着深刻的当代中国政党协商之道。

一、和实生物:当代中国政党协商实践的客观基础

共同体的生成、丰富和发展,既是客观世界的自在过程,又是主观世界的能动过程。马克思主义认为,“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而由于人的多样性和局限性,加之相互间交往、合作、依存的客观需要和理想愿景,以人为基础的社会实际上构成了不同类型、规模和运行方式的共同体。马克思关于共同体的阐述首先揭示了共同体与个体的关系,即共同体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其能够为充分展现个体的独立性、自主性和创造性而提供条件,“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的自由”。

共同体的产生与发展及其诸要素之间的关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表现为“和”的基本理念,追求“和”则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为重要的精神内核,其最为关键和明显的价值旨归在于总是从自我与他者的关系中认识和把握个体的存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和”的理念源于“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这里的“天”是指自然,“人”是指人类社会,“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认为天和人不是对立而是共存的关系,这种共存不是没有差别,而是在承认差别的基础上实现统一。“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实际上表明了中国古人认识共同体与个体关系的思维方式和基本主张。以“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为基础,中国古人又提出了“和实生物”的思想:“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和实生物”是指在多元统一的共同体中,处于不同地位的各要素相成相济的关系而形成的和谐秩序,并由此使得整体和各要素不断演化发展并进而使宇宙万物所构成的“共同体”能够生生不息。相反,如果以水济水,琴瑟专一,以同裨同,就不会有“共同体”的存在。

中国的政党协商与国家共同体的产生和发展是相互联系的辩证统一关系,形成了相互促进的良性互动过程。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不同历史时期,通过相互之间的政党协商完成了协商救国、协商建国、协商治国三大历史任务,从而促进了当代中国民族国家共同体的建立和发展。表现为,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之间的协商救国,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之间的协商建国以及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的协商治国。另一方面,当代中国民族国家共同体的建立和发展为政党协商实践奠定了根本政治基础。近代以来,中国在同西方民族国家共同体的交流碰撞中,最终选择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理论基础建构起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共同体,并逐渐超越了“苏联模式”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共同体形式,从而为当代中国政党协商实践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前提和基础。其一,新中国建立后的社会主义建设所形成的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物质成就,为政党协商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其二,新中国尤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与完善为政党协商提供了根本的政治制度保障。其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及以此为指导思想并以传统文化为渊源的社会主义文化的不断发展,为政党协商奠定了文化基础。

二、和而不同:当代中国政党协商关系的基本特征

马克思主义认为,共同体的基本内涵是社会联系。只有社会联系才能维系共同体的存在和发展。共同体中的社会联系既可以以对立、斗争甚至敌对的形式存在,也可以以相互合作、相互补益的方式存在;既可以以征服、控制、同化他者的方式运行,也可以以多元共处、相互欣赏的方式存在。

中国传统文化所倡导的“和而不同”理念揭示了共同体各主体和要素间相互联系的基本原则与实现机制。孔子明确提出过“和而不同”的命题:“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论语·子路》)以“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作为宇宙观,中国古人认为宇宙万物都是因为“和”而不是“同”才得以存在,这就是“和而不同”,即在承认差别的基础上追求和谐,而不是在取消差别的基础上追求统一与和谐。

“和而不同”的关系原则是当代中国政党协商关系的鲜明体现。政党协商是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基于共同的政治目标,就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事务,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直接进行政治协商的重要民主形式,是中国特色政党制度的重要内容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之间建立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关系,是中国民族国家共同体中政党之间社会联系的特定方式,鲜明的体现了古人所说的“君子”“和而不同”的特性。其一,从政党协商主体来看,共产党与民主党派之间在政治层面形成了领导和接受领导关系,在国家政权层面形成了执政党和参政党关系,在政党之间形成了诤友关系。政党之间稳定的合作性协商关系既是历史形成的,也是各方认可的,更是经过法律确认的,在新中国成立后成为具有理论、实践、法律、道义等多重维度的合理性。这种多层面相统一的关系实际上是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各自差异化性质、地位和功能的集中体现。其二,从政党协商内容来看,政党之间稳定的合作关系,决定了共产党和民主党派之间政治协商的内容不是为了局部利益而采取的权宜之计,政党之间合作协商的最终指向不是谁来执政,而是民族国家共同体发展的大政方针。其三,从政党协商具体过程、程序及结果来看,政党之间存在的对具体方针政策的不同意见,又是通过协商的途径而实现整合与统一的。当前,政党之间可以通过会议协商、约谈协商、书面协商等形式、程序和相关的保障机制,在具体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通过提出建议和意见或进行民主监督等方式直接进行政治协商。可见,正是这种“君子”之间“和而不同”的关系,使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能够“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并在新中国建立后形成了“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的基本特征,从而共同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族国家共同体建设。

三、和为达道:当代中国政党协商制度的核心价值

社会共同体的命运是由各种社会关系的紧密和稳固程度决定的。社会关系是社会联系的稳定形态。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和为达道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社会共同体诸要素间相互关系或曰社会关系的核心观点。《中庸》讲:“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这里,“中”是共同体实现“和”的条件,“和”则是各要素处于“中”的结果。

当代中国的政党协商制度既是中国民族国家共同体中政党这一特定要素之间所形成的超越了“资本的逻辑”的社会关系的制度化形式,也鲜明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和为达道”的理念。其一,政党协商制度及相关规章的颁布与实施有效保障了共同体中不同政党的地位及其合作性关系。中国的政党协商制度是以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之间的合作关系为基础,在多党合作、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政党政治实践中逐渐发展和完善起来的。其二,政党协商制度的逐步完善,既保障了政党协商功能的充分发挥,也进一步彰显了其所蕴含的民主价值,更集中体现了传统文化中“和为达道”的理念。

四、和美与共:当代中国政党协商发展的愿景目标

理想的共同体大而不远,其真实的意义在于共同体各要素持之以恒的协商对话与和谐相处的存在过程。共产主义作为人类理想的共同体形式可谓大而不远、美而不完,因为“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其真正的魅力在于这种“现实的运动”实现由量变到质变的点滴积累过程。

理想共同体的“现实的运动”要求各要素在承认差异的前提下,为了实现共同体的发展或曰共同目标能够相互交流、相互协商和相互补益,而不是在追求各自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的相互排斥、相互攻击和相互否定。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所形成并倡导的“和”的精神追求、责任意识与知行智慧。中国传统文化孕育了一种基于伦理责任意识而产生的“以天下为己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心理与知行方式。

和美与共承载着中国政党协商发展的理想愿景。诞生于中国近代以来民族危机中的中国共产党与革命过程不同历史时期的各民主党派,都高举为了解救民族危机及重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崇高理念,并在相互认同的基础上,建立了合作协商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中共一大通过的党章明确宣告了其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行动指南的无产阶级政党,表明中国的劳苦大众从此有了翻身解放的希望,中国的革命从此焕然一新。中国的各民主党派也都在革命过程中确立了自己为民族共同体命运而立的理想、使命和责任。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在不同历史时期建立的相互合作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使得政党协商具有了共同的目标指向和信念支撑,而不是单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进行的联合与妥协,从而超越了西方政党协商作为利益斗争工具及其所导致的困境。中国政党协商的不断发展和完善,则避免了西方政党不稳定的对立斗争关系和受资本制约的发展逻辑,使政党尤其是执政党在走向“真实的共同体”中成为坚持人民立场、坚守理想信念、引领社会实践、协调社会关系的“中流砥柱”,进而从深层结构上增进了并持续增进着共同体的秩序、和谐、共识、正义与文明,从而“让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

(作者为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